美國時間7月15日,美國一家聯邦上訴巡迴法院做出裁決,宣佈此前奧巴馬政府禁止三一重工旗下子公司羅爾斯(Ralls Corp)在美的一宗併購案,侵犯了對方的合法權益。這個消息立刻引發中國國內的震動,不少人認為三一告贏美國政府開了一個先例,標志著外國企業正式挑戰美國政府基於國家安全作出的禁令,美方再難藉口“國家安全”干擾中國公司赴美投資。然而事情真的這麼簡單嗎?
  致勝因素到底是什麼
  當三一重工勝訴的消息傳出的時候,中國的輿論確實一片歡喜。畢竟此前出現類似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撓中國公司在美的經營活動時,所有的公司都選擇了妥協和躲避,甚至為此付出退出美國市場的代價。而三一重工面對美方的打壓,敢於運用法律武器回擊已經難能可貴,而能夠勝訴更是此前沒有人能夠想到的結果。
  關於三一勝訴的意義,中國的輿論主要出現兩種聲音。一個是認為這是三一重工的勝利,它標志著外國企業今後可以挑戰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拿“國家安全”為理由對其正常經營活動的干擾,這是對美國這種變相的“保護主義”的嚴重打擊;另一種聲音則認為這是美國法制的勝利。不過,如果認真瞭解訴訟的經過,人們就應該感到三一致勝的因素還有別的原因。
  據三一集團副總經理、美國Ralls公司首席執行官吳佳梁介紹,在訴訟過程中,他從美國高水平律師中挑選出兩個團隊,一個偏共和黨,另一個偏民主黨。兩個團隊也折射出三一的兩套思路,雖然決定訴訟,但仍有和解的可能。如果三一傾向於和解模式,則選擇偏民主黨的律師團,“因為他們的律師本身就跟白宮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如果傾向於訴訟到底,則選擇偏共和黨的律師團。
  在吳佳梁篩選出來的兩個律師團中,三一公司最終選擇偏共和黨的律師團。這個律師團包括小布什政府時期的司法部總檢察長保羅·克萊門特、司法部副部長丁越(Viet Dinh),律師團隊里還有克林頓時代的海軍部首席律師和小布什時代的白宮副首席律師,陣容奢華。
  從上面的介紹人們可以看出,政治其實在美國司法環境中是發揮很大作用的,以至於選擇律師的時候都要註意其黨派傾向和關係人脈。目前,奧巴馬在美國政績不佳,在國會經常受到共和黨的攻擊。共和黨一直都在質疑奧巴馬的執政能力。今年,美國將舉行國會中期選舉,其結果將對2年後的總統大選產生重要影響。因此,此時讓奧巴馬敗訴可以說又給共和黨增添了一份證明奧巴馬“無能”的證據。從這個角度講,三一的勝利可以解釋為是正確瞭解和利用美國政治局勢發展的結果。
  勝訴的價值在哪裡
  三一重工勝訴確實令很多人歡欣鼓舞,不過很快就有人來潑冷水。有法律界人士指出,目前這隻是一個階段性勝利,未來羅爾斯公司的風電項目能否落實還不好說。現在三一重工公司是通過狀告奧巴馬政府在宣佈禁令的程序上違憲才勝訴的,而法院並沒有說奧巴馬和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沒有權力以“國家安全”名義限制外國公司投資。換句話說,就是奧巴馬和外國投資委員會仍然有權利宣佈羅爾斯公司威脅美國國家安全。所以,未來三一重工徹底勝訴的難度還很大,此時就說三一勝訴實際上並不准確。
  儘管如此,三一重工此次勝訴還是很有意義的。這個意義不僅在於提醒所有中國公司今後面對這種不公正的待遇要善於運用法律武器,據理力爭,更在於提醒後來者要重視美國兩黨爭鬥這樣的政治因素,這也是投資目的地的經商環境。而此前,人們都認為美國是法治國家,都把精力放在對法律的瞭解上,對這種隱含在法製表面之下的政治因素沒有重視。
  未來值得期待
  在複雜的美國政治因素麵前,外來中國公司會顯得勢單力孤而且摸不到頭緒。要想徹底改善中國公司赴美的經商環境,儘量去除中國公司不利的政治因素,還要靠中國政府與美國政府的博弈。
  7月10日,中國政府宣佈中美雙邊投資協定談判取得了“歷史性”的進展:雙方同意在2014年底前就協定文本的核心問題和主要條款達成一致,從2015年初起,將以各自的負面清單出價為基礎啟動負面清單談判。儘管距離最終協議的達成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中國企業有理由對未來赴美投資環境的改善有所期待。不過在此還是要提醒相關中國企業,就算是中美雙邊投資協定最終簽訂,對於美國當地政情、民情的研究也是必不可少的。(曹岳)  (原標題:“三一”勝訴利用美國黨爭)
創作者介紹

bangkok

em14emyfj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